当前位置: 主页 > 功夫名人 >

张占魁八卦掌

时间:2010-09-30 14:0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张占魁,字兆东,同治四平夏生于河北省沧洲河涧县鸿雁村。
张幼年在家乡务农,并随一位姓王的拳师学习大红拳,王拳师当年以“铁身靠”称誉乡里,张占魁生性喜好打抱不平,天质善搏,家乡一带凡争吵殴打事件,他往往挺身而出,予以调解。
光绪三年秋,华北旱灾,张占魁进天津城求生,后以贩卖瓜果为业,结识了直隶深县李存义,并义结金兰。李存义是形意拳第六代嫡传,力荐这位小兄弟拜在他的恩师、形意拳第五代嫡传刘齐兰的门下。刘齐兰和郭云深是中国形意拳鼎盛时期的代表人物,郭云深喜爱浪游湖海,以培育搏战高手为娱。其知名门徒除李存义外,还有周明泰、耿继善、刘殿臣等。张占魁在刘齐兰、李存义的悉心指点下,进步神速,与李存义一起被誉为河北派形意门第六代的两根支柱。
光绪七年夏季,张进津贩卖西瓜时,遇到当地市霸的敲诈,初则口角,继而动武,恼怒中出手错伤多人,受到官府的通缉,幸得一位当知县的同乡托人说情保释,并将张占魁举荐到威震天下的八卦掌始祖董海川的面前,期时,董年老体衰,实际上张是随董的高徒程廷华学习八卦掌技法的,不久,董海川然长逝。张占魁坟前递帖,程廷华代师授徒。最终,张占魁也与尹福、程廷华、刘凤春、马贵、马惟其、宋世荣和刘德宽并称为八卦掌第二代的“八大弟子”。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八国联军攻占京城,程廷华遭枪击身亡,张占魁回到天津。
一日,天津旧城的北门楼失火,城楼上存储着大量的兵械和火药,急待救援,只见张占魁只身登城,随即将易燃易爆物纷纷堵掷城下。最后,连人带物从三丈五尺高的城墙上纵身跳下,事后,天津知县阮国祯为之动容,特聘请张占魁为天津县衙的“马快”。
清末的缉捕业相当于现代的城市刑警,专门对付那些身怀特技或手持致命武器的而又负隅顽抗的凶犯。张占魁习惯于单枪匹马地孤身行动,勋老卓著。其洞察力与制敌身手在当年的天津卫百姓中几乎尽人皆知。当时繁华的书场戏院也免费对张占魁开放,以借此弹压市井。
一次,官银号一带发生持械群殴,其中一方不敌,败下阵来,而另一方则穷追猛打,张占魁将一根白蜡杆横街一堵,挡住了追赶者的去路,众人嘎然止步,无人敢越雷池半步。
在一次例行的巡查中,张占魁与助手周玉祥在旅店中发现有一店客来历不明,正拟查问,突听屋内有拉枪拴的响动,张占魁当机立断,朝周的后背骤然发力弹击,使周连人带门一起被抛入室内,他则顺势向扑倒的周玉祥身上飞跃而过,眨眼之间,将炕上的五名持枪者全部击垮。由此,张占魁被提升为营务处马快班出班头领。
民国七年,有一个俄艺人康泰尔先后在上海民兴剧场及天津天和医院的小花园内表演举铁球,扯铁链等节目后,由于观众反应冷淡,康氏灵机一动,在《益杨报》《顺天时报》声自称“世界第一大力士”,“周游四十六国无敌手”,并转赴北平,致使南北拳手云集京城。此时,张占魁的高足韩慕侠主动请战,乃决定第一场由韩与康泰尔对阵。
李存义、张占魁、刘晋卿、王俊臣等人进京后,张占魁对自己的徒弟的安危和取胜没有把握,为弄清俄国人扯断铁链的秘密,便到六国饭店拜访康泰尔并要求较量。起初康不同意交手,声言要在赛场上见分晓。张占魁诡称功力不及韩募侠,若不能赢己,就不要与韩对阵了,刚一接触,张占魁一掌击中康泰尔的左肋,导致胃部痉挛,狂吐不止。张占魁计已得售,略加致歉就仓促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翌日康泰尔“赛武会”改为演武会,各界人士激愤中敦促“第一力士”出战,各路英雄轮番上场演武示威,康哪敢与韩慕侠上擂,迫于无奈,寄书致歉,然后一走了之,此事当年震惊全国,北京各报多有刊载,韩慕侠也因此名扬海内。
民国八年,中华武士会由于传统武行的宗派恶习而人心涣散。加上韩慕侠自称在九华山寻到董海川的师弟应天文,学得“反八卦”技巧,引得张占魁不满,在一次拳术的切磋中,师徒二人各不相让,韩凭借年轻步步进逼,张占魁突发一掌击中韩的胸肋,使韩呕出一口鲜血。事后,韩慕侠脱离武士会另设韩慕侠拳术专馆。虽然张韩师徒最后和好如初,可“中华武士会”这块牌匾确已名存实亡了。
至此,张占魁回到了天津家中以授徒自乐。练功地点设在家宅南侧的基督教青年会大楼,并以“中华武术研究会”命名。
此时,张占魁已经完成了形意与八卦的综合,融形意拳之劲,八卦掌之变和秘传杆法三位一体而派生出来,独立于传统的形意拳和八卦掌和以凶悍的劲力著称的“形意八卦”体系。并且将传统的形意拳改为“大架”。更以高速和高杀伤的搏技获得了“闪电手”的雅号而彪炳武坛。
张占魁在授徒时曾将门人左振英腾然抖起,棱空旋转。也曾将碗口粗的白腊杆一抖而折,当时,高福安是有“侠伶”的美誉的著名京剧武生,到处宣称“好把式不如烂戏子”,执意要与张占魁进行较量。交手之时,高福安轻灵地从梯侧的隐蔽处跳出,猛拽张的辫子,张身手灵机猝然旋身反将他拧翻,滚于楼下。
其间,“形意八卦拳族”达到了全盛时期,势力覆盖华北,垄断天津。那时的武师,从拳术名家到街头艺人,凡想在当地从事有关武术的活动都要经过张占魁的允许。由此,有人指称张为“赛天霸”,其实张毫无霸气,他总是以无私的宽容给那些上至大师下至浪迹武坛的人们予以帮助和庇护。比如,年轻的意拳创始人王芗斋来津谋职,以“郭云深的门徒”的名义拜会张占魁,张的早期门人刘潮海、刘晋卿、韩慕侠等人因年岁的差距不予承认,张占魁却不忌年龄差距与王以师兄弟相称,并让自己的晚期门人裘稚和、顾小痴随王师叔学习张桩推手,且让这为小师弟伴随着参加各处的拳术大赛。此外,民国二十四年老拳师肖海波在《新天津报》上所载的《江湖故事记》中被封为“董海川的师弟”曾惹恼了许多八卦掌拳手,肖向张坦诚道出此事纯属虚构,很快得到了张的谅解及长期保护。
张占魁的门徒有数千人,其中必然搀杂着曾向张行过拜师礼而从未随张学拳或由张的高足代师收徒的人,所以,形意八卦第二代传人的素质和功力是良莠不齐的,他们其中有巨子,亦有庸才,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从不恃勇骄人,家中也看不见十八般兵刃,个个俨然一副文人风度。
在1939年的杭州国术游艺大会,1930年的上海市运动会,1933年的青岛第十七届华北运动会、南京第五届全国运动会上,应中央国术馆馆长张之江的邀请,张占魁出任总裁判长或评判委员等职务,每次赛事皆由张之江驱车亲自接送。
在杭州的游艺大会上,1930年的上海市运动会上,会长张静江嫌北方的选手获奖太多,声言“浙江人是不会让奖牌轻易被带出杭州的”。南北拳手发生冲突,并酝酿大规模的场外私斗,最后,大会组织者请张占魁出面调和说服,他找到张静江,并当众宣称“谁不服气直接找我张占魁”。某些闹事者门才未敢妄动。
晚年的张占魁年事已高,不过,除了左踝骨有些运动障碍外身体依然健硕。
一次,他坐在太师椅上让两名后生随意打击他的面部。拳击许久,竟被一一化解。又一次,他的弟子裘稚和拍摄拳照,他不愿摆姿势而想动真格的,于是允许这位身手最为快捷的徒弟可以用任何方式攻击,裘知道师父腿脚不便,于是直取他的下盘,手臂一触,老先生立占优势。“咔嚓”一声,这个珍贵的瞬间被赵道新摄入了镜头。
一日,张在天津春和大戏院听戏,中间离座小解,回来后发现座位被一军阀士兵所占,张客气地解释一番无效后,乃将士兵从座位上平端了起来,走了几步,搁在附近的空座上。士兵和旁观者都惊呆了。。。。。。
在收下了武尽臣后,张占魁听从了赵道新的建议,关了山门,打算与家人安度晚年,后来,他时常觉得胃口不适,起初以为是消化不良,病情加重后又被误认为是染上伤寒。再后,疼痛剧烈。汤水不进,被确诊为食道癌,1938年七月,这位近代武坛风云人物留下了他一生的壮举辞世而去,天津各界与形意八卦掌族沉痛地为他举行了极其隆重的仪式,将他的棺木停放在天津怡园墓地,供人凭吊。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