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功夫名人 >

形意宗师朱国福

时间:2010-09-04 15: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朱国福被时人称作“中国拳击之父”、“中国搏击之父。一代武术大师的名字也许因为岁月的流逝,已经不是那么鲜活,然而他传奇的一生却未因岁月的流逝而失去光芒。朱国福先生是我国第一个有正规报纸报道,打败公开设坛的外国武人的中国武术家;第一个在世界上成立女子拳击队,第一个在中国引进和发展拳击运动,并身体力行;第一个用现代观念开展搏击训练教学。朱国福在中央国术馆任教时率先提出“斥花架、重实用,练为战”,提出教学内容应该以“形意、八卦、太极、摔跤、搏击、短兵、劈刺”为主,中国与日本终有一战,“出于对日本侵略野心有所防范,必须有效地训练中国军队”等观点。综观朱国福先生的一生,他为民族的兴衰和武术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朱国福,字炳公。1891年1月5日出生于河北省定兴县大朱庄。1904年拜清末小八侠之一的形意名家马玉堂为师,为形意拳第八代传人。1924年,朱国福来到上海,创立武学会,以技击能力高超、多次与中外武林高手交流取胜而闻名,朱国福兄弟四人皆为当时武林一流技击高手,实战名家,被武林人士并称为“朱氏四杰”。1928年,朱国福先生参加第一届武术国考,获最优等榜首。1929年进入南京中央国术馆任职并担任教务处长,教授形意拳,开设拳击课,为国家大力培养武术人才。朱国福先生一生为民族的兴衰和武术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1968年,朱国福在重庆辞世,享年77岁。
       这位被时人称作“中国拳击之父”,“中国搏击之父”的一代武术大师的名字也许因为岁月的流逝,已经不是那么鲜活,然而他传奇的一生却未因岁月的流逝而失去光芒。朱国福先生是第一个有正规报纸报道,打败公开设坛的外国武人的中国武术家;第一个在世界上成立女子拳击队,第一个在中国引进和发展拳击运动,并身体力行;第一个用现代观念开展搏击训练教学。
      朱国福从小体弱多病,14岁时身体状况极差,不能多吃饭,也不能多做事,投医无效。朱的叔父非常担心,认为朱国福应该通过练习拳术来强健身体。于是带朱去新城县找到形意名家马玉堂先生。马先生收下朱国福,开始教习形意拳。朱国福始练三个月,身体开始康复,从此拜在马玉堂门下学拳。
因马玉堂与铁罗汉张占魁情谊深厚,朱也拜张占魁为师学习八卦掌等拳术。朱国福聪明好学,尊师重道,技艺进步相当快,后又跟定兴三李之一的李彩亭先生学艺,朱通过勤学苦练,勇于交流,很快就在同门中出众拔萃,一身的内外家功夫已有相当火候。朱二十岁时,就以形意拳、潭腿、刀术和六合枪的功夫闻名乡里。成年后,朱国福开始保镖生涯,往来北京、天津与河北之间,因从未失镖,名声远扬。
        师爷李存义先生很欣赏朱国福,在天津公园武士会亲自传授朱国福八字功和形意十二形。1915年,24岁的朱国福受师爷李存义所托,护送社会名流周善培先生(曾任大总统黎元洪的顾问)从北京经过天津到上海。周善培因家人安全,73件行李无一损失,极为看重朱国福,力邀他留在上海。朱国福接受周的邀请,留在了上海极司非而路15号的周公馆,担任护院和周的私人保镖。周善培一家对朱国福十分尊敬和信任,同桌吃饭,并尊推首座,儿女均称之为朱老师。
       1918年后,朱国福开始跟孙禄堂先生学习太极拳艺,技艺更加精进,在同辈中鲜有敌手。
朱国福留在周公馆后第二年,除了担任保镖外,开始公开授拳,其后又在上海西藏路咸德里筹划创办了上海武学会,倡导国术发扬,提倡国人习武强身,武学会所需经费全从朱国福自己的收入中支出。
朱国福在教授弟子和学生时发现,内家拳的功夫虽好,但普传极为不易,而社会上民众对通过习拳快速掌握技击能力有相当的期待。
        那时的上海,随着大批法国人的进入,拳击运动也被带入中国,在上海滩经常有拳击表演。朱国福常去观看,由此被吸引而喜欢上了拳击。朱国福认为拳击无花架子,动作简单,技术简捷,易于传授和学习,更适合大众推广。就托人找到上海一位有名的法国拳击教师,其人懂点中国话。朱跟其学习拳击,那位法国人很高傲,非常自负,教授拳击时经常取笑中国武术是花架子,实战没用。朱国福有次实在听不下去,要求不戴套与法国人随便试一下,自已也不用腿击。法人身材高大,觉得朱的要求好笑,两人一动手,朱的手就插到法人喉咙,法人不服,第二次试,也是如此。法人大骇,觉得无脸再教授朱拳击,便辞去不来。朱国福后来只好又托人找了位英国拳击手才系统的学习了拳击。
       朱国福掌握拳击后,结合形意和八卦的技击特点,教授上海武学会的学员们练习拳击。当时拳击手套国内还不能生产,全靠进口,价格十分昂贵,那个时候,几乎一个星期就要打烂一副拳套。朱国福功力惊人,和学生们练习时,只好朱国福先生戴上拳套,别的学生都是徒手,学生们有时一闻到拳套的味道就两腿发抖。除了拳击外,朱国福还在武学会教习形意、摔跤,枪术等多种技艺,朱国福先生在教授弟子时,总是身体力行,据当年弟子回忆,当时打拳斗,每天几个小时;用数丈长的毛竹装上铁砂练习劲力和形意枪术,一直要练到精疲力尽才歇手。练习摔跤的跤衣也是差不多两个星期就要抓烂一套。
       1920年,浙江水灾,涌进上海的灾民不计其数,生计窘迫,惨不忍睹,朱国福向周善培提出,拟联系南洋马戏团共同参加表演为灾民募捐。周大力支持,成立水灾救济委员会,在上海大世界开展武术表演大会为灾民募捐,一连表演了十天,门票销售火爆,所得收入全部捐给了政府,用于救济灾民。
上海著名大公司-先施公司老板黄焕南在一次外出时遇到流氓围攻,当时黄聘请的英国拳王保镖被流氓们打翻在地,危机关头正好朱国福路过,挺身而出,打跑众流氓救出了黄焕南。黄对朱国福的援手大为感激,要以重金谢朱,被拒绝。黄此后多次拜访周善培和朱国福,待朱国福如兄弟。黄跟周几次提出借人,周善培最初不舍,后为黄焕南的诚意打动。1922年,朱离开工作多年的周公馆,到了先施公司。
     1923年,朱国福把二弟朱国禄叫到上海,传授形意拳和拳击,并让朱国禄做拳击陪练。同年,在黄焕南的大力支持下,朱国福在基督教青年会的楼顶成立了中国第一支拳击队,分成男女两队,平时训练,节假日在上海大世界举行商业拳击比赛和表演。
      1923年8月,白俄名拳击家裴依哈伯尔(Beby Hubuer)在法租界巨艾达路国际竞武场拳击赛上连胜十天,战胜了中外多位好手。裴依哈伯尔放出狂言,中国无人能胜他。激怒了本来只是关注比赛的朱国福。朱义愤填膺,要求立即挑战裴依哈伯尔。当时担任比赛公证人-英国人沙利文和德国人朗坚决反对,担心朱国福的体重与身高(裴依哈伯尔身高1.9米,壮如熊,朱的身高只有1.72米;体重比朱国福重32磅)与对手悬殊太大,怕朱被打成重伤或打死。但朱国福执意要比,请来律师史良公证,立下生死文书,约定”打死不偿命“,并规定六个回合分胜负。
      1923年8月22日晚,朱国福在巨艾达路国际竞武场按照拳击规则上台挑战,在几个回合内一举击倒裴依哈伯尔,轰动了上海滩。据上海《申报》记载,当时场内如火山爆发,欢声雷动,民众振臂高呼:“我国男儿,固不弱也!”,“朱国福万岁”。人们跺踏地板以渲泄激情,一时间就把竞武场的地板跺跨。
      1924年,上海东亚体育专科学校慕名邀请朱国福任教。
      1927年,与朱国福私交极好的律师唐豪(后成为中央国术馆编审处处长)因为有共产党嫌疑而被捕入狱。朱国福率全家老少以入狱作担保,向江苏省长钮永建要求保释唐豪,获得成功。这件事让当时上海的武林中人对朱国福的义气相当敬佩,赞不绝口。
      1927年,朱国福率领二弟朱国禄,三弟朱国祯在上海虹口击败了在四国拳赛上获得全胜的五名日本武士,朱家三虎的名号第一次扬名上海滩。
      1928年,在中国当时的首都南京进行全国第一届国术国考,这是由国家组织,全国第一次大范围动员,高手云集的实战擂台赛事,朱国福、朱国禄、朱国祯兄弟在比赛中力克众多好手,皆进入最优等前15人之列,其中朱国福名列最优等榜首。其后三兄弟全部进入中央国术馆担任第一批教官。“朱家三虎”的名声由此名震全国,后来加上四弟朱国祥,四兄弟被时人称为“朱氏四杰”。
      1929年,在中央国术馆众多教官中,拳艺和人品都倍受尊重的朱国福出任教务处长一职,朱针对当时馆内门户之见盛行,“少林”和“武当”二门私下争斗不断的现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精简、整合国术馆内的机构,教学内容也打破门派界线,提倡洋用中用,古为今用的教学方式。因改革措施得当,人力资源得到充分利用,教学内容新颖,学员成效快,中央国术馆面貌很快就焕然一新。
      1930年.国术馆馆长张之江率教务处长朱国福、编审处长唐豪,教授班班主任、技击队队长朱国桢、教员杨法武、杨松山、郭世铨、张长海等人前去日本考察。国术馆成员在考察中与日本武人进行了多次比试,朱国福在青年馆(原约定在明治神宫相朴场,后担心下雨改在青年馆,内容也从拳斗改成器械)以不戴护具接受日本人的劈刺挑战,获得全胜。杨法武在前田道场用中国摔跤全胜日本柔道家,日本天皇当场以重金挽留他们留在日本任教,但中国武术家们严词拒绝,中国代表团为中国武人羸得了荣誉。考察中,中国代表团也感受到了日本人的狼子野心,看到日本民族的全民尚武之风,日本军队推广、普及技击之努力,众人极为担心。回国后,朱国福率先提出“斥花架、重实用,练为战”,提出教学内容应该以“形意、八卦、太极、摔跤、搏击、短兵、劈刺”为主,中国与日本终有一战,“出于对日本侵略野心有所防范,必须有效地训练中国军队”等观点。
      1932年,朱国福离开中央国术馆,应邀任湖南凤凰34师军训所少将副所长。朱国福对军人制定了一套科学的训练方法,在摔跤、搏击、短兵、劈刺等项目上对士兵进行严格训练,提出了一招制敌的实战要求,并以此训练士兵。训练了三万战士奔赴抗日前线。
同年,浙江沈广隆剑铺第二代掌门沈焕文亲自铸剑一把,刻字后亲手送给朱国福,并称朱国福为英雄。居记载,沈广隆剑铺铸剑刻字后送人的除朱国福外,就只有毛泽东主席(1955年)和蒋介石(1942年)。而唯有朱国福为民间拳术家。
      1935年,朱国福调湖南长沙任湖南省国术馆教务长兼总教官,主要培训军官和队长。
南京的中央国术馆后期搬到重庆,最后因为经费缺乏闭了馆。1936年,朱国福来到重庆,以个人的号召力四处筹集经费,先是筹建了重庆国术馆,后改成陪都国术馆(地址在今天的解放碑茂业百货),朱国福任国术馆副馆长。当时人们称赞朱国福靠一人之力复活了中央国术馆。朱国福从外地邀请来杨法武、郭孟申等多位名家担任教官,充实教练队伍。国术馆在重庆培养了大批学员,其中多数在国民党军、警、宪、特体系内担任职务。朱国福的弟子也大多担任国民党中央军校、警察学校、宪兵学校、防空学校、后勤学校等军队学校和重庆地方学校的国术教官。当时在重庆的许多国民党高级官员都慕名跟朱国福学拳,比如陈果夫、陈立夫两兄弟就跟朱国福学太极拳。
朱国福1937年开始兼任教育部体训所讲师、重庆市国民体育委员会委员、国术编审委员会副主任和重庆大学、西南师范学院、教育学院国术教师等职,积极从事武术教材的研究与实验、师资培训和普及武术的宣传这及竞赛等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朱国福继续在重庆大学任教,并当选为中华全国体育总会西南总分会武术研究整理组组长、中国武术学会委员、重庆市武术协会第一届副主席。
       1953年,朱国福接受西南军区贺龙元帅的邀请,为54军培养武术人才,并为54军编写了刺枪、劈刺等行之有效的军事教材。
       朱国福晚年在文革中倍受冲击,重庆大学门口挂着“打倒国民党少将朱国福,打倒青洪蓝白黑五帮头子”等标语,红卫兵也常来家中骚扰不断。朱国福因受文革政治迫害,积愤成疾,1968年6月15日第二次中风,于重庆辞世,享年77岁。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