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功夫名人 >

韩慕侠

时间:2010-09-04 14:3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韩慕侠,原名韩金镛,是当年和霍元甲同乡并齐名的大师,1877年(光绪二年)1月12日出生在天津西青区(原属静海县)王稳庄乡大泊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里。原非武术世家,其父韩长恩、祖父韩良模,皆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忠厚农民。
  这是当年和霍元甲同乡并齐名的大师,武林大师张占奎弟子,解放前黄埔军校首席国术教官,击败无数外籍高手,打死天津擂台俄国大力士。电影《武林志》里东方旭的原形就是他(北京的六国饭店与一位俄国大力士康泰尔交手);在天津开武馆,1916年前后,周恩来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并投身革命事业。为了强身健体,他拜名扬京津的拳师韩慕侠为师,学拳练武。韩慕侠当时以教武为生,最擅长“形意八卦”,除在南开任教外,还在家里设武馆授徒传艺。周恩来学习之余,常穿一件长布大褂,去韩慕侠家里学拳练武。。因为学拳,使周恩来与韩慕侠建立起诚挚的友谊。周恩来曾提笔为韩慕侠的武馆,写下“韩九师堂”四字。1917年周恩来东渡日本后,还将他学拳期间与韩慕侠等人在武馆的合影寄给拳师,以示思念之情。韩慕侠曾感慨地说:“翔宇(周恩来)年少志高,深谋远虑┄┄我教他怎样强身,他却教我怎样做人。”
韩慕侠与大刀队
  刚满12岁的韩慕侠,随父进津卖柴巧遇张绵文家护院周镖师,收其为徒,习艺3年。后投师张占魁、李存义学得八卦掌、形意拳。20岁的韩慕侠技成犹不自满,去南方云游,遍访名师。先后拜李广亭、宋约斋、车毅斋、应文天等9九位名师尽得国术真谛回津。韩慕侠将形意、八
 
韩慕侠及其弟子合影
卦揉在一起,南北两派八卦熔为一炉,融会贯通,自成一派。于民国元年创建天津中华武士会。又于民国二年自办武术专馆(宙纬路宝兴里一套四合院内)。免费授徒(《益世报》刊登义务授徒启事)。当时慕名学艺的南开学校的学生有周恩来、于文志、梁镜尧、何树新和岳润东等;北洋女师学生有刘清扬,直隶女师学生有乔咏菊、乔咏荷姐妹等。韩慕侠武术馆培养了不少武术精英。但是韩慕侠忧国忧民的思想使他不满足办武术专馆,而想用武术训练军队,把“以武术治国”的希望寄托在军队身上。韩慕侠的抱负年近50岁时才得以施展。当时受张学良将军之邀,出任十六军千人“武术团”的教官,团部设在南关下头鸿源里一号。“武术团”即大刀队,集训于杨柳青达二年之久。
  在武术团,韩慕侠用八卦刀和连环枪的套路即用八卦刀中的“缠头裹脑”等动作要领施行顺步砍、拗步砍、左右砍、连剁带劈;把形意的五行连环枪的擘、崩、钻、炮、横五枪,变化为步枪的刺、拔、挑、崩、擘五个刺杀动作训练士兵,简单易学,有很高的实战价值。正当韩慕侠在杨柳青全力训练大刀队时,一个无法解决的难题出现了,由于军饷层层克扣,大刀队领不到军饷,韩慕侠只好变卖家产给士兵12个铜板,韩慕侠家业已空,大刀队也随之停止了活动。韩慕侠训练的大刀队在东北军易帜后,被编入宋哲元的二十九军。“七·七”事变前夕,日本进攻华北、侵略整个中国的野心早被国人识破。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根据当时的武器装备情况,就决定利用韩慕侠训练出来的千名武将,在各师团组织训练大刀队(也称敢死队)以准备抵挡日军。
  爱国抗日将领张自忠,当时是宋哲元属下的一个师长,兼任天津市市长。事变前夕,他在天津中山公园组织训练大刀队。当时把全市磨剪刀的工匠都集中到市政府,为大刀队磨刀。每把大刀的刀锋能把罗起来的10枚铜钱一下劈成两半儿。对此,老年市民都记忆犹新。
  因卖国贼袁世凯和日本签订的卖国条约中规定,不准中国人在天津养兵,所以大刀队不穿军装。上身穿蓝褂,下身穿黑裤。当时在天津耀华中学上学的芦北口村杨寿明,曾在中山公园亲见大刀队练武术、摔跤、跑、跳等特技,后听一位同仁说,当时张自忠部的武术教官就是韩慕侠。
  在“七·七”事变的当天夜里,张自忠属下一位姓张的团长,组织大刀队夜袭日军侵华总指挥部海光寺。据当时大刀队的队员说,大刀队已把日军总部的一切通讯线路完全切断了,单等一声令下,就把日军侵华总指挥部端掉。可是,在此紧要关头,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电令不准抵抗。因而功败垂成,以致张团长挥泪离津门。
  转天,二十九军大刀队某部的一个连撤至峰山庙一带(即现在的大寺镇)时,接到情报说有日军坦克车两辆来天津城侦查,于是,大刀队围住敌坦克车一顿猛打,打死日军二名。这一战绩,极大地鼓舞了当地的百姓。峰山庙一带各村村民自发烙大饼,炒鸡蛋,烧开水给大刀队送去,对抗日杀敌的军人表示诚挚的慰问。午后,大刀队沿津盐公路向南撤去。
  据闻,张自忠属下的这位张团长并没走。他率领大刀队在马厂减河一带的小王庄、万家码头,西至唐官屯等地,与敌大战10数次。大刀队的武器不光是大刀,俗称:“二十九军三大件儿,长短枪,大刀片儿,鬼子见了腿打颤”。韩慕侠训练大刀队不仅重视武技训练,还十分重视对士兵的爱国教育和武德教育。所以大刀队队员的素质都是比较高的,打起仗来奋不顾身,骁勇无比。在马厂减河一带他们与日军奋力拼杀,虽有很多人为国捐躯,但日军也伤亡惨重,死人不计其数。据百姓讲,当时流的血把马厂减河的水都染红了。日军战亡的死尸不敢在白天运。只在每日夜间用橡皮船和其他船只沿赤龙河和卫津河北运。这是大芦北口一带村庄的老辈人亲眼得见的。
  有关大刀队抗日杀敌的传说还有很多。1936年,亲日派汉奸王克敏搞“冀东自治”,他把冀东八县拱手让于日本,当时国民党在通州驻扎的军队是二十九军赵登禹部。日军侵占冀东时,烧杀奸淫无恶不做,激起当地驻军的无比愤怒。在大刀队中有位曹州人(姓名不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愤起抗日杀敌。他单身在日军大队人马耀武扬威地行进中,闯入敌队,一刀劈死日军的指挥官田代。他也在日军的乱枪射击下壮烈牺牲。这位曹州烈士的壮举与牺牲,激起赵登禹部全体官兵的愤慨,结果一举血洗了整个通州。对日本的军人、商人及其家属见一个杀一个。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通州事变”。此外还听说大刀队在喜峰口等地对日作战中,也都打了胜仗。
  喜峰口一战“大刀队”显威风。民国二十二年,日军发动猖狂进攻。驻守在长城一带的二十九军战士同仇敌忾,英勇抵抗。大刀队在喜峰口换防之际,突遭万余日军进攻,双方激战,使日军伤亡惨重。因喜峰口是战略要地,日军又以3万兵力抢占喜峰口。我方刘汝明、冯自安、张自忠、赵登禹等部,决定将各部“武术团”受训成员临时组成大刀队,出其不意冲入日军阵地,将山头日军全部用大刀砍死。次日,日军又疯狂全线进攻喜峰口、古北口。大刀队则埋伏在峰峦隐蔽处,待日军一到,便蜂拥而出,奋勇拼杀,给日军以重创。紧接着,大刀队又袭击了日军炮兵阵地,毁其大炮多门,大刀队勇士多数壮烈殉国。喜峰口一战,大刀队在抗日中显示了威力,给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以致命的打击。
  后来便流传着这样的歌谣:
  武术团,
  真敢干,
  十二个铜板上前线。
  不发机关枪,
  专耍大刀片……
  大刀队,
  真英雄,
  十二个铜板打冲锋。
  吓破鬼子胆,
  跪地叫祖宗……
传奇故事
  1918年秋,俄国大力士康泰尔先在天津、上海表演武技,轰动观众,然后来到北京。这个大力士个头有两米多高,膀大腰粗,据说能够屈钢轨、断铁链,有1.4万磅的力量。他从1917年做环球旅行,每到一国便摆擂比武,打遍欧美46国,无人匹敌,得了10枚金牌,号称“震环球”。准备把中国作为他“荣归”的最后一站。他登报在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五色土摆擂7天,声言函约各国武士角技,并备原国外所得10枚小金牌,另单做一大金牌,上铸有中英对照文字“1918中央公园,中华民国七年,万国赛武大会奖章”,以资给最后胜利者。
  那是阴历8月初的一天,康泰尔登台了。只见他手执一条长铁链,在脖子上连绕两圈,然后在两端拴上两条长长的粗绳子。观看的人正惊怪不知怎么回事,忽然从台后走出40名壮汉,分成两排,各抓住两头的绳索。突然一声哨响,40名壮汉如同拔河一样,分别向两边拼命拽绳。但见康泰尔运起蛮力,将头向右一甩,左边20人登时向右跌扑;将头又向左一甩,右边20人登时向左边跌扑。接着左右一甩,突闪身向后退一步,左右两排人又互撞中间,共同摔倒在他的脚下。
  观众正惊呼喝采,翻译走上台来宣布:“若有能人,可随意上台较量。凡能打康泰尔先生一拳或踢一脚者,可得50卢布。如能把康泰尔先生打倒在地,可得一面金牌,打倒11次,可得11面金牌!”
  一连5天,没人应战。
  堂堂中华,果真没有能人吗?
  较 量第6天,时近黄昏,康泰尔正在六国饭店的大沙发上闭目养神,忽听门房来报:“有中国武术师来会。”不禁大吃一惊:这是哪个吃了豹子胆不怕死的,竟敢找上门来?
  来人便是天津著名拳师韩慕侠。闻听康泰尔如此嚣张,他偕师父、师兄二人赶赴京城。不料警厅却以“恐伤人命,引起外交”为名,不准比试。一怒之下,韩慕侠便找上门去。
  一见面,韩慕侠说明来意,便定下在客厅交手。谁知过了一会儿,康泰尔又摇着蒲扇似的毛手,叽哩咕噜地说着什么。韩慕侠怕此中有鬼,便问翻译,翻译说:“康泰尔先生嫌你个子矮,一动手,会像摔小鸡子一样摔死你。”韩慕侠当即应道;“你告诉他吧,我打他,就像摔死一只耗子,而且敢跟他订下生死文书!”
  翻译照译后,康泰尔气得七窍生烟,立即立下“生死文书”,搬开桌椅,摆开架式,准备拼命。
  康泰尔说:“你打吧!”
  韩慕侠回答说:“我们中国人从来不先动手打人,你先下手吧!”
  康泰尔霍地伸出右手,直奔韩慕侠的咽喉,韩慕侠早看在眼里,几乎是在同一刹那,早将那八卦掌中的挑掌往上一撩。康泰尔一招未着,翻手又来抓韩慕侠的手腕,谁知却正好上当,把个右肋全暴露出来。说时迟,那时快,韩慕侠抓住这一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搓步,用形意中的虎扑,重如泰山的双掌正击中对方的胃穴上,把个康泰尔打得连连倒退了几步,撞翻了沙发、茶几,像塌下来的半堵墙一样斜倒了下来。同时翻肠倒肚,把吃下的晚饭也一古脑儿吐了个满地。
  韩慕侠说:“我这只算赢了你1块金牌,你起来,咱们再连打10次!”
  康泰尔躺在那里,只剩下喘气的力气。
  11面金牌第二天是康泰尔摆擂的最后一天,中山公园的五色土前,人山人海。康泰尔叫翻译先到擂台上,用望远镜四处巡看。韩慕侠知道他是在找自己,就背过了脸去。
  康泰尔还以为韩慕侠没有来,就跳到台中又耀武扬威起来。
  正当康泰尔得意洋洋的时候,韩慕侠一个旱地拔松,窜到台上,大喝一声:“康泰尔,我已候多时了!来,再较量10次!”
  康泰尔一见是韩慕侠,早吓得目瞪口呆,筋酥骨软,连忙摆着一双毛手说:“不比了,不比了,服了,服了!”回头将11面金牌乖乖捧出,当众在一块白绫子上写下了中、俄文对照的字据:兹有俄国大力士康泰尔,周游世界46国,进行武术表演大会,未遇劲敌,凯旋而归。路过中国,在北京中央公园五色土进行武技表演。今与中国武术名家韩先生慕侠较技,甘拜下风,谨将金牌11面,赠与韩先生慕侠惠存。口说无凭,立此为证。
  康泰尔(俄文签字)、韩慕侠(中文签字)顿时台下一片欢呼声。人们簇拥着这位英雄,争相照相,直到出了公园,还不肯散去。
  凛然正气韩慕侠返津后,把10枚小金牌分赠给了天津各武术馆,自己只留下了为这次角技特制的那块大的。接着,又着手成立了“韩慕侠武术专馆”,任过民国大总统的黎元洪还亲自为他题写了“武术专馆”的匾额。
  韩小侠怀着十分亲切的感情,回忆了周总理在武术馆的一些生活。她说:“那时候,我只有5岁,管总理叫周师哥。总理非常喜欢我,每次来都抱我、举我,一边举一边说:‘我长劲,你长个!’所以我最愿意周总理来。”“还有一次过年,我的师大爷刘金清被要帐的踢破了门槛,觉得实在混不下去了,要去上吊。父亲知道后,当即要取下我手上的镯子给师大爷去当。我不懂事,又哭又闹,就是不摘。这时总理过来问我,‘你爱不爱练武术呀?”我说:“爱练!’总理说:‘练武术就不能带镯子,带镯子就没法练武术呀!’我这才把镯子摘了下来。”
  正当韩慕侠的武术专馆名声大震的时候,一个大军阀慕名请他去教武术,答应每月给大洋200元。但不得再教别人。韩慕侠十分气愤,不去又怕惹不起,便有意从房上跳下,摔伤了手腕和胯骨,并有意把手腕接歪,自称再不能教武术了,从此收了“武术专馆”,靠摆烟摊和针灸度日。1947年在清贫的生活中,一场痢疾夺去了他的生命。

  60多年过去了,韩慕侠为国争光的侠骨丹心和凛然正气,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图集